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与艺术 >

忽必烈时代的独特艺术

2023-11-03 文化与艺术

元朝艺术文化特色_元朝艺术文化特点_元朝文化与艺术/

  展览入口

  忽必烈汗时代的独特艺术

  本报记者 卢天禄 钱锋

  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目前正在举办“忽必烈时代——中国元代艺术展”。 这是自2004年举办“走向盛唐”展览以来,该馆举办的规模最大的以中国艺术为主题的展览,也是一次划时代的展览,汇集了散布在各地的元代艺术精品。世界。

  艺术史不是一个等待组装的拼图游戏,它更像是一个带有破碎玻璃和散落碎片的反光板,其中一些永远无法再找到。 后人通过努力和想象,将碎片重新粘合在一起,让历史再次闪耀。 正如“忽必烈时代——中国元代艺术”系列展览一样,为了更完整地向观众呈现这段历史,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亚洲艺术部花费了近五年了。

  大都会博物馆亚洲艺术部主任曲志仁表示,元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具活力、文化最丰富的时期之一。 本次展览的目的是探讨从1215年忽必烈诞生到1368年元朝灭亡这一时期的艺术和物质文化,展示中元统一后受多元文化启发的新的艺术形式和风格。忽必烈建立的元朝。

  本次展览共有200余件展品,其中109件来自我国博物馆,还有来自台湾、日本、俄罗斯、德国、英国、加拿大和美国的藏品,其中部分藏品来自私人机构。 收藏。 展览分为4个部分。 第一部分以以上都城和大部分城市为中心展示元代北方城市文化的发展; 第二部分展示元代宗教艺术,包括佛教、道教、伊斯兰教、摩尼教、印度教的绘画、雕塑; 第三部分以书画为主; 第四部分是装饰艺术,主要是瓷器、漆器和纺织品。 展品从小饰品到重达数吨的石像,应有尽有。

  稀世珍宝从何而来?

  据中国文物交易中心业务部副主任钱伟介绍,从展览策划到形成,大都会博物馆的专家们花了五年时间。 首先,他们从大量文物目录和考古发掘报告中了解了中国元代文物的分布和器物的特点; 随后,他们进行了大量的实地调查。 最终,大都会博物馆报送的文物目录涉及全国13个省区市的25家文博机构,动员工作相当麻烦。 他们挑选的文物有的是在极其偏远的地方发现的,更多的文物都是镇馆之宝。 例如,2006年河南焦作出土的一件元代彩陶人,其色彩极其鲜艳。 这种彩绘陶俑在汉唐时期较为常见,而元代则很少见,因此被选中; 星星出土的银瓶,器身纹饰罕见,经专家挑选。 甘肃省博物馆收藏的元代木屋模型,由于木材比较脆弱,包装难度很大。 为此,美国派人前往甘肃指导木屋的包装。 为了能够安全地展示,修复专家还在木屋抵达大都会博物馆后对其进行了加固和维护。 北京石雕艺术博物馆展出了两件元代石瓮钟,高度超过3米。 由于它们的尺寸和重量,他们在包装时甚至使用了起重机。 可见大都会博物馆为了挑选文物,不惜重金、不惜成本。

  正是凭借这种精益求精的精神,《忽必烈时代——中国元代艺术展》为观众呈现了许多稀世珍品。 元代书画作品寿命较长,存世不多,色彩不易保存,不便长期展出,属于境外展览的限制展品。 因此,辽宁博物馆的赵孟俯《红衣和尚》和上海博物馆的钱选的《浮玉山居图》都是不可多得的无价之宝。 一些热衷于收藏陶瓷的观众,在本次展览中还可以看到传说中的元青花鬼谷降山罐。 2005年,此壶在伦敦佳士得拍卖行拍出天价。 当时的交易价格折合人民币2.3亿元,按当时的国际价格可以购买两吨黄金。 这件元青花瓷器是世界上最昂贵的瓷器之一,当年拍卖后就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细心的观众可以看到,此罐下方的展览图录上写有“私人收藏”字样。

  展品中还有一块华丽的锦缎地毯,采用欧亚草原游牧民族的传统方式编织而成,但中心有中国图案,周围有类似阿拉伯字母的图案,也是一件难得的珍品。

  虽然其中有很多稀世珍品,但展览并没有刻意强调它们的昂贵和价值。 对此,主办方解释:我们希望观众能够充分体验忽必烈时代艺术的整体特征,而不是拘泥于一两个项目。

  美国媒体描述的忽必烈时代

  美国各大报纸对此次展会进行了长篇报道。 虽然欧洲和日本此前也举办过类似主题的展览,但如此大规模地展示元代文化发展史,在世界上还是第一次。 《纽约时报》文章写道:忽必烈是一个非常有野心和复杂的人,他熟悉汉族文化。 作为一名佛教徒,他对宗教非常感兴趣。 他在内蒙古建立了一个“天堂”——上都。 在他生命的最后几年,他喜欢睡在宫殿后花园的帐篷里。 虽然蒙古人的入侵不可避免地对中原地区的政治、经济、艺术、文化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但同时,蒙古人也尊重汉族的传统艺术,因为他们希望通过文化让汉族接受它。渠道。 蒙古统治。

  展厅入口处悬挂的第一幅肖像画是忽必烈的皇后察碧的肖像,她圆圆的脸,戴着高高的红色帽子,帽子上戴着耀眼的羽毛和珍珠。 这种帽子当时很流行。 据说,一位来元朝的使节,曾将一群戴着如此高帽子的妇女误认为是持矛的士兵。 生活用品的陈列中有很多黄金器皿,因为蒙古人喜爱黄金和珠宝。 因此,在元代参加隆重仪式时,尊贵的客人通常都穿着金色的衣服,最好是镶有宝石,以显示自己的身份。

  山西永乐宫屋顶上的琉璃猫头鹰之吻令人惊叹。 美国媒体评论道:“站在这个5英尺高、橙色和海绿色的咆哮巨兽面前,你的目光一定很难移开。”

  《纽约时报》将元朝描述为14世纪的百老汇。 它不仅有各种表演场地,而且有多种戏剧形式。 展品中有一个烧制非常精细的空心瓷枕。 底部凹处绘道士宴饮杂耍的画面。 整个画面呈现出戏剧性的视觉效果。

  展览的第二部分展示了元代的宗教艺术。 在察壁的影响下,忽必烈信仰藏传佛教。 展览体现了元代道教、藏传佛教等外来宗教的融合。 其中一幅水墨画中,两位罗汉其中一位身着汉族传统服装,另一位身穿宽松的长袍,黑皮肤,胡须,一双蓝色的眼睛,酷似中亚的僧侣肖像。 在另一座印度教风格的雕塑后面,你可以看到一幅伊斯兰书法作品和一个十字架。 这种交叉融合的风格在元代并不罕见。

  《纽约时报》评论说,在书画艺术展的第三部分中,正如展览标题“元朝革命:艺术与王朝更迭”所示,忽必烈夺取皇权后,帝国科举制度不再实行,汉族知识分子被完全排除在权力核心之外,艺术家也在其中。 作为一种反叛,他们创造了一种新的绘画流派,倾向于个人抽象的自我表达,并将其与书法艺术紧密结合起来。 这种“叛逆的艺术”对后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比如赵孟俯的《红衣和尚图》,就是一部历史气息浓厚的自然主义作品。 作为南宋遗风,赵孟俯在元朝为官时,在同时代人中颇受争议。 也许他只是希望利用自己在宫廷中的地位,为汉族艺术争取最大的空间; 也许他只是希望有一个稳定的创作环境。 以倪瓒为首的当代文人对蒙古政权十分抵触。 他们经常乘着小船到处游荡,所以小河、天空、光秃秃的树木的形象经常出现在他们的画作中。

  一位中国专家表示,蒙古人实行种族歧视和制度上的双重标准,这让当时的汉族知识分子感到非常痛苦。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艺术家、学者们普遍存在的谦卑感和挫败感以及他们对当时环境的反思,造就了忽必烈时代独特的文化景象。